_×
 大数据或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

第一次产业革命是蒸汽机的发明带来的工业革命,第二次产业革命以内燃机和电力的发明为标志,第三次产业革命以核能和互联网为标志,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或将由四个领域引领:大数据、新材料、新能源、生物科技。今年两会,大数据成为热议国家战略议题,工业革命4.0是否能由中国引领?

大数据国家战略成两会焦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的提案 “互联网生态平台的争夺已成为国际大数据竞争焦点……获取和控制网络海量数据,正在成为世界各国在未来20年争夺信息社会控制权的重要战略手段。” 雷军在《关于加快实施大数据国家战略的建议》中提到“目前国家层面上没有制定切实有效的大数据战略。我们迫切需要从国家层面上制定大数据发展规划。”并建设性的将人才培养作为首要建议“重视大数据人才培养、关键技术和商业模式研究”。政协委员马秀珍在《关于将大数据的发展作为国家战略的提案》中提出“我国大数据产业尚属雏形,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隐藏着无穷的数据宝藏。建议将大数据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将大数据与国家治理紧密结合,加快大数据安全立法,加速推进示范应用,着重培养和引进大数据人才。”

回顾各国大数据国家战略

美国:2013年3月22日,奥巴马政府宣布投资2亿美元拉动大数据相关产业发展,将“大数据战略”上升为国家意志,奥巴马政府将数据定义为“未来的新石油”。积极发展起如苹果、谷歌、亚马逊等一批世界级互联网企业。奥巴马说,“未来,没有这样重量级的先进企业做支撑,即使靠传统产业像产油国家那样获得一时的繁荣,必将是不可持续的。”事实上,大数据已成为美国国家创新战略、国家安全战略、国家 ICT 产业发展战略以及国家网络安全战略的跨界领域,美国实际上已经确立了基于大数据的信息网络安全战略,目的在于解决当前的大数据核心技术挑战,全面强化未来的信息网络安全战略优势。

新加坡:2012年,新加坡对于大数据的战略定位,对于自然资源稀缺的新加坡而言,“利用数据作为资源”是非常好的选择,新加坡经济发展局资讯通信与媒体业执行司长吴汭刚认为,“对于新加坡,数据就是未来流通的货币,而我们目前所做的就是将新加坡打造成全球数据管理中心,从而有能力与企业合作,将数据的潜在价值转化为可见的商业利润。”新加坡政府抓住了大数据发展的五大关键要素:基础设施、产业链、人才、技术和立法。作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新加坡政府计划到2017年,培养2500名数据分析专业人才。为此,已经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开设了相关专业的硕士班。并且欢迎更多对大数据业务的数字娱乐企业来新加坡投资或设立分支机构。

日本:2013年6月,安倍内阁正式公布了新IT战略——“创建最尖端IT国家宣言”。这篇“宣言”全面阐述了2013~2020年期间以发展开放公共数据和大数据为核心的日本新IT国家战略。报告显示,2011年度日本的大数据相关行业的市场规模为1900亿日元,2012年度约为2000亿日元,同比大约增长5%.该机构同时预测,到2013年度以后,每年度将增长20%;照此计算,到2015年度将达到4200亿日元,2017年度达6300亿日元,2020年度约为1兆500亿日元。Gartner的调查报告指出,大约六成以上的企业目前正在积极考虑活用大数据。同时,预计到2016年,积极致力于大数据项目的日本大企业的数量将增加一倍,其中七成将有IT部门之外的经营及事业部门参与。因此,确保大数据分析的人才将成为重要的课题。实际上,目前日本大数据专业人才严重不足,“数据科学家”不足1000人,而美国则超过1万人,加紧进行人才培养是当务之急。

    我国大数据产业快速发展

一、 大数据产业布局启动

2014年2月,贵州印发《关于加快大数据产业发展应用若干政策的意见》,明确从2014年起连续3年,省和贵阳市、贵安新区每年各安排不少于1亿元资金,用于支持大数据产业发展及应用。到2017年,贵州将形成1―2个大数据产业示范园区,引进和培育30户大数据龙头企业,聚集500户创新型大数据相关企业,通过大数据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3000亿元,引进大数据领军人才100名,引进和培养高端人才5000名。而在2012到2013年,重庆、上海、陕西、广东、天津等省市已经率先投入大数据产业全区的建设工作,在产业布局上形成区域特色、网状覆盖,多省联动的大数据产业网。

二、 政策推动需及时跟进

政府应充分认识大数据的重要性和战略地位,从整个国家的角度积极布局,引导大数据全面发展。并加快数据相关法律进程,研究制定完善信息公开和信息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在政策上鼓励大数据产业和企业发展,鼓励产业创新,积极运用大数据思维,通过大数据、互联网促进信息整合、知识共享、规律探寻和生产力提升。通过大数据把云计算、物联网、互联网等信息技术链接起来,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实现商业模式创新。

三、 加快人才培养步伐

从国际的经验上看,大数据产业发展的核心并不是基础建设,而是技术和人才。各国政府在人才培养和人才引进上的努力可谓不遗其力。高校教育提供大数据基础技能,社会培训则侧重于具体行业的应用以及提升在职人员商业领域的数据分析职业技能。我国在高校领域已经开始启动研究生专项教育,在社会人才培养上积极行推动项目数据分析师(CPDA)培养。

产业革命4.0由大数据引领,这不是预言,而是各国布局国家乃至地区发展的重要国家战略。

来源:中国信息主管网

版权所有:重庆伟德国际 伟德1946科技有限公司©2012 渝ICP备11003211号-1